愛情論壇 比愛情更殘酷的是記憶_460





無標題文件

愛情論壇-比愛情更殘酷的是記憶


愛情論壇Blog

  

  有時候,“有欣賞/’ target=’_blank’>情人終成眷屬”,那簡直是讓人斷腸的一句空話。  小時候跟著叔叔生活在一個封閉的小山村,那時村子裡有一個長得美如天仙的女人叫婉青,是個喪夫的小寡婦,傳說和小叔子好上了。那是一個淒黑的夜晚,齊刷刷地一大把雪花花的手電燈下,捉姦的人群把他們男女捆得個嚴嚴實實地,所有的大人孩子都向他們吐口水……第二天,婉青投河自盡了,那個小叔子從此瘋了。
  這是幼小的我心靈中一直揮之不去的“慘痛的記憶”。讀書後也似乎可以理解那個年代那代人的無奈和愚昧,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埋葬了很想婚姻自由的一代年青人,留下的是深深不盡的歎息。
  於是我總是在慶幸著自己,是生活在當今一個開明的年代裡。
  那是第一次感覺到心跳,是在我上初三的一次際遇裡。
  我參加全省的作文競賽,是現場抽題的那種,我得了第二名,領獎時身邊是位很高很帥氣的男孩子,不時對我友善地笑笑,他得的是第一名。散場後我們在樓梯口相遇了,一抬頭,忽的就遭遇到一眸清澈黝黑的眸子,心裡便轟然般地敲鑼打鼓,臉紅得厲害,腦袋也及時地響著。男孩似乎並沒有注意到我的變化,友好地伸出手,很清晰地自我介紹說:“我叫凌宵,XX附中的……”機械般地伸出手,只經他輕輕地一握,腦門便炸開了鍋,可憐年少的我已經是不知所措了。至於那少年說了些什麼,我都有些稀里糊塗的了,只記得聽清楚了一句,“其實你的文筆好極了,你應該是第一名的,都怪你的普通話不太好……”最後是怎麼分手的?那個叫凌宵的男孩告訴了我什麼?我自己到底又講了些什麼?已經記不清楚了。只是滿腦子裡都是他那清澈的黑眸,帥氣的笑意……這是第一次心跳的感覺。
  我和凌宵的通信一直延續到高三的畢業會考,細心的班主任扣下了我超乎異常的外埠來信,終於知道了當時被叫做“早戀”的我們。結果是意外地糟糕,雙方的家長都捲入了一場“生離活剝”的分離戰,本來是朦朧階段的我和凌宵乾脆是嚇得結伴而逃,最後還是讓發現蛛絲馬跡的“突擊隊”半路堵截,結局是我被舅舅永遠帶離了家鄉,從此,我和凌宵音信全無了。
  第一次朦朧的少年情懷留在記憶中的是永遠慘痛的白色、眼淚、還有那沒完沒了的審問的責罵、孤立無援地被監控和強制……凌宵成為我少女心中永遠的痛。
  我總是在想,究竟是誰對誰錯?“早戀”是一個頭痛了億萬個父母心病的少年現象,也許有一天我也會為人妻為人母,如果我的孩子也“早戀”,我是“老鷹護小雞”般地強加於反對?還是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亦或旁敲側擊地任由其向良性發展?我不敢想像。也許我可以體會到當初父母的那種責任感,但無論如何,記憶是慘痛的,那驚慌失措的無助,還有那天昏地暗的恐懼,讓我無法忘卻。
  大學四年,一直忙,忙於圖書館中的充電,忙於第二專業的自學,我就像那汪洋大海中的一尾小魚,在知識的海洋中無憂無慮地穿梭。
  校園裡到處是浪漫動人的風花雪月的故事,我遠遠地觀望著這些美麗的風景,只是心中還不時地隱隱作痛,不知道是害怕著什麼?亦或是在逃避著什麼?還是一種驚嚇?總之,我沒有心情去參入其中。
  記得一個男孩憂傷地衝著我喊:“你不正常!你的心呢?你的心情哪去了呢?”
  “我不知道哦。”默默地歎了口氣,我像風一樣飄走了,只留下那個傷心欲絕的背影。
  四年中,我是外語系唯一沒有交過男朋友的女孩,唯一的有些反常。我,外語系公認的校花,寫得一手好文章、操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語、漫畫畫得很有個性、對誰都溫文爾雅地,就是對男生們缺根筋,是全校聞名的“冷美人”。
  男生中總有不怕碰壁的會前撲後繼地殺將過來,然而兵敗如山倒,我頑強地守護著,絲毫不動搖。
  於是敗下陣來的勇士們無限感慨:“看來‘巴以’哪一天有可能合好了,這邊仍然是沒戲。”
  我非草木,孰能無情?只是有戲在後頭。
  那是上班後的第二年春天,我去深圳看一個朋友,剛下飛機,就遠遠地看見如蝴蝶般飛過來的女友,只輕輕地環抱著女友細細的腰,嫻靜的我一臉燦爛陽光的味道!
  於是我感覺到一束灼熱的目光,從頭頂輕輕而來。一昂頭,那個高高大大的男子邁著穩健的步子迎上前來。
  是女友的未婚夫阿楓,一位IT業中的佼佼者。
  我不知道從事IT業的阿楓還會對漫畫情有獨鍾。在他那不足十平方米的畫室裡,我看到了無比有趣的好多的小作品,有嬰兒的尿哭;穿小鞋子的淘氣的醜小鴨;咧著嘴的趙本山;圍著圍裙上街的啼笑皆非的我和我的朋友——!我突然驚呆了,天啊,我曾畫過圍著圍裙上街的女友!——阿楓得意地笑著解釋說,覺得我的畫很是有意思,便借來用用嘍。交談當然是很愉快的,我們從趣味橫生的漫畫,談到畫的流派,從畢加索談到意識流,從永久不變的人性談到現代的文明,談到生存,談到入世後的競爭……我們還很默契地合作了一幅搞笑的生活漫話……當我們走出畫室時,阿楓很認真地對我說:“我聽說過有關你的太多的故事,總在想,一個如此有靈性的女孩,她的美應該到怎樣的極至呢?”我不敢直視阿楓的眼睛……
  春天不好,很容易讓人傷感和迷失,在我的朋友為我精心安排的一次郊遊裡,倚樹遠眺的我明明是聞到了春天那淡淡的傷感味道,不覺有淚輕輕地溢出。身後是阿楓深深的歎息,一次,兩次……不知怎的,就跌進阿楓那溫實有力的懷中,我們就這樣依偎在春天的呼吸裡,久久地不願離去……
  我逃也似地很快地離開了深圳。
  之後是女友那憤怒的討伐,她搖著我的肩,大聲地吼著:“你的心呢?我一直對你那麼的好,你是個多麼慧質蘭心的女子,圍著你的男人什麼樣的沒有?幹嗎要和我搶?我和楓就快要結婚了,你們才相識不過幾天,你們又能相互瞭解多少?”最後女友推了我一把,“你是個無恥的壞女人!”
  我的淚無聲無息地流了下來,我多麼想說,其實我也好痛苦,我不是個壞女孩。
  我就像是一個在等地鐵的固執的小女孩,癡癡地等著,企盼著,終於等到了那趟末班車,卻不料上車時,由於擁擠,我還重重地踩了別人一腳。就像我和楓的相遇,我們彼此等到了屬於自己的那趟地鐵,卻狠狠地踩了別人一腳。我是那世人所不恥的“第三者”,而楓,屬於那種“移情別戀”的花花男子。
  無法體會心中那種共存的幸福和哀傷,它們都是巨大的,洗滌和震憾著我的心靈,一刻都不得安寧。那眾裡尋他千百度的幸福感覺,是阿楓帶給我的;那咬嚙著道德與良心的痛苦,是女友帶給我的。
  楓在電話那頭無限感傷:“跟我走,既然讓我遇見了你,我不想放棄,你是那樣真實地讓我忘記不掉,你就像翻飛於愛情天地的小精靈,點燃了我從未有過的激情,我沒有辦法去愛上一個不叫‘紫依’的女孩,讓我陪著你,不長,就這一生,好不好?……”
  我的淚無聲無息,一滴,兩滴……輕輕地掛上電話,淚如潮汐。
  我感動,我幸福,也許是我和楓錯過了愛情的季節。我就是這麼一個女孩,既然愛了,就肯定會去愛,只是我不想把愛建立在別人痛苦的基礎上,這是我做人的原則,所以,我只能選擇換一個阿楓根本找不到的城市,走得無聲無息。
  也許不管在哪個年代裡,當“愛而不能愛”的時候,愛情才顯得是那麼的殘酷,就像記憶中的婉青和她的小叔子;年少的我和少年的凌宵;無奈的自己和阿楓。也許殘酷的不僅僅是愛情的本身,比愛情更殘酷的,應該是留在愛著的人心中那太多的慘痛的記憶,我很難過。
  有時候,“有情人終成眷屬”,那簡直是讓人斷腸的一句空話。

(責任編輯:木瓜)


Food & Bever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