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師”曹永正:靠密友周永康空手掘金8.7億

“國師”曹永正:靠密友周永康空手掘金8.7億


  原標題:“國師”曹永正的搖錢樹

  北京前馬廠胡同60號院1、2號樓,被曹永正買下作為北京年代公司的總部。院子西側這棵老槐被曹永正稱為搖錢樹。新京報記者 封莉 攝 示意圖 自2013年7月被查封後,時至今日,北京年代公司仍處處貼滿封條。新京報記者 封莉 攝

  曹永正,現年57歲,年代系公司控制人。周永康密友,當年在政法、石油系統高官維系的名流圈裡,曹永正被稱為“國師”。

  新京報記者調查獲悉,2005年上半年,曹永正為涉足油田開發業務請周永康幫忙,周永康安排曹永正與時任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副總經理蔣潔敏相識,並在曹永正的多次請托中給予關照過問。蔣潔敏違規為曹永正在吉林油田、長慶油田等“區塊合作”項目上進行審批,使曹永正的空殼公司得以大肆攫取巨額利潤,國傢利益遭受重大損失。

  案件知情人告訴記者,曹永正已歸案,另案處理。相關案件已進入司法程序。

  名流圈裡的“國師”

  曹永正與多位政法、石油系統的高官結下深厚私交,在他精心維系的名流圈裡,曹永正被人尊稱為“國師”。

  周永康、曹永正兩人地位懸殊的友誼不知起於何時。新京報記者獲知,周永康稱曹永正為自己“很好的朋友”;曹永正也曾告訴合作商人,周永康曾拍著他的胳膊對別人介紹,“這是我最信任的人”。

  公開資料顯示,曹永正1959年生於山東青島,後來隨父親到新疆,一傢九口靠父親的微薄收入過日子,十分艱難。

  1982年曹永正從新疆大學政治系畢業後,先後當過黨校老師、出版社編輯,後來憑“特異功能”出名,成為新疆超越醫學研究所副所長。

  曹永正早年是“新疆三大仙”之一,據說他能通過一個人照片感知此人過去和未來,他甚至因成功預測1993年中國申奧結果而令社會名流和高官折服。

  20世紀90年代末“氣功熱”散去後,曹永正轉而專註發展政、商與演藝界高端人群的關系,與多位政法、石油系統的高官結下深厚私交,在他精心維系的名流圈裡,曹永正被人尊稱為“國師”。

  北京前馬廠胡同60號院,昔日曹永正控制的隱秘政商帝國。2005年曹斥資一個多億買下這個院子,作為北京年代公司的總部。

  院子位於後海深處,外觀看是兩棟中式屋脊的四層小樓,裡面的裝修卻是奢華西式,玉砌雕欄,裝飾著歐式雕像和華麗的燈飾。

  一進院子,迎面是一棵上百年的老槐,年代公司值班人員說,曹永正稱這棵老槐為搖錢樹。認為正是這棵樹帶來瞭財運。

  院子前方為2號樓,年代能源值班人員說這棟樓是客房,曾有多位美女服務員,接待求醫問藥者、形形色色的官員以及希望接觸官員的人。曹永正有時也在二層居住。

  後方1號樓,是年代公司北京總部的辦公地點。工商資料顯示,北京年代投資註冊資本1000萬、成立於2003年3月,法定代表人是朱某某,但實際控制人卻是朱某某的舅舅曹永平(曹永正之弟)。北京年代能源投資有限公司註冊資本5000萬,成立於2006年4月,法人代表為曹永正,由北京年代投資和北京火紅年代影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兩傢法人股組成。北京年代投資、北京年代能源和火紅年代,註冊地都是這棟小院。被查封後,曹永正名下或控制的公司在工商查詢中均顯示為“經營異常”。

  2號樓一樓大廳,昔日前臺位置,辦公桌上是兩年多來不曾拆開的寄給年代董事長總經理的信函。

  冬日寒風蕭索,兩棟樓處處貼滿封條。院子圍墻的松樹阻擋瞭外人的視線,墻邊還有多棵柿樹,葉子早已落光,紅艷艷的柿子掛在枝頭,無人采摘。

  空殼公司獲油田開發權

  作為一個專門為運作兩井區塊項目而成立的新公司,香港年代能源沒有資金,沒有技術人員,沒有團隊,在與兩井區塊“合作”前沒有任何經營活動。

  新京報記者獲悉,本世紀初,曹永正和原勝利油田電視臺臺長王某某合作成立瞭許多公司,早先大多是影視公司。2005年左右開始進入能源領域。這一年6月27日,曹永正和王某某在香港成立瞭中國年代能源投資有限公司(下稱香港年代能源)。曹永正持有八成股份。

  案件知情人告知,曹永正成立香港年代能源,是因為已經得到瞭中石油高層內定的兩井油田區塊合作開發權。

  資料顯示,兩井油田區塊,位於吉林省乾安縣,屬吉林油田范疇,面積為77平方公裡,當時探明的石油儲量為1623萬噸。

  案件知情人透露,2005年上半年,曹永正為與中石油合作開發油田區塊業務請周永康幫忙。周永康於是將曹永正介紹給蔣潔敏認識,要求蔣潔敏對曹永正給予關照和支持。蔣潔敏遂建議曹永正以外資企業名義與吉林油田分公司進行合作開發,並安排時任中石油股份公司對外合作經理部總經理閻存章具體安排。閻存章最終選定瞭兩井區塊。蔣同意瞭。

  2005年9月,蔣潔敏與周永康、曹永正聚餐時,周永康再一次要求蔣對曹的油田合作項目關照支持,蔣潔敏隨即簽批同意兩井區塊給曹永正合作開發。2006年2月,中石油股份公司在未經投招標,且明知香港年代能源資金實力不足,沒有油氣勘探開發經驗和接受能力,不具備油田開發資質的情況下,為落實蔣潔敏的指示,閻存章要求中石油股份對外合作部工作人員修改資質審查報告,使香港年代能源通過瞭資質審查。

  蔣潔敏隨後安排閻存章代表中石油違規與香港年代能源簽訂瞭合作開發合同。

  作為一個專門為運作兩井區塊項目而成立的新公司,香港年代能源沒有資金,沒有技術人員,沒有團隊,在與兩井區塊“合作”前沒有任何經營活動。但就是這樣一個空殼公司,最終違規取得瞭兩井區塊的合作開發權。

  相關財務數據顯示,截至2013年6月,香港年代能源兩井項目投入折合人民幣共計1億多元,累計收到吉林油田分公司原油款人民幣3.58億多元,去掉投入,曹永正等人非法獲利2.4億多元,國傢利益遭受重大損失。

  違規獲取未探明儲量油田

  按中石油股份公司管理合作開發油氣資源管理辦法,合作開發油氣田區塊,必須符合探明儲量和取得采礦權兩個條件。蔣明知王臺區塊未探明儲量,按規定不得合作開發,仍違反審批程序簽批瞭同意。

  涉足吉林油田的曹永正並不滿足。案件知情人告知,曹很快又盯上瞭長慶油田,並在2006年11月時, 曹永正又請周永康出面向蔣潔敏打招呼,要求蔣對曹參與長慶油田分公司合作的事給予支持。

  資料顯示,從2003年到2012年十年間,長慶油田成為瞭中石油的增產明星。長慶生產的油氣產量一舉超越大慶油田,成為國內產量最大的油氣田。2013年,長慶油田的油氣產量首超5000萬噸。

  案件知情人介紹,2005年底,曹永正通過華油北京服務公司總經理王某某介紹,認識瞭時任中石油長慶油田分公司總經理王道富。在介紹的飯桌上,王某某說曹是周永康和蔣潔敏的好朋友,想和長慶搞合作開發。“追求上進的”王道富立即表態,可以給曹永正找個油田區塊進行合作開發,不過長慶油田分公司隻負責上報申請區塊合作的報告,能不能批下來要由曹永正自己想辦法。

  王道富行動很快,為曹永正選定瞭長慶油田的王臺區塊。2006年4月,他交給曹永正一份長慶油田分公司關於王臺區塊申請合作開發的報告,讓曹跑手續。

  2006年10月,曹永正在新疆烏魯木齊註冊瞭年代能源開發有限公司(下簡稱新疆年代能源)。工商資料顯示,該公司註冊資本5000萬元,法人股東為北京年代投資有限公司和四川年代投資有限公司。公司經營范圍包括石油和天然氣開采的技術咨詢服務,項目投資、開發、咨詢,貨運代理,煤炭開采技術等。新疆年代能源的實際控制人為曹永正,2012年1月,公司的法人代表由曹永正變更為曹永正之弟曹永平。

  案件知情人介紹,與突擊在香港成立的香港年代能源一樣,曹永正的新疆年代能源是專門為與長慶油田合作突擊成立的公司。

  2006年11月,曹永正請周永康出面向蔣潔敏打招呼,周永康立即給蔣潔敏打電話,要求蔣對曹與長慶油田分公司合作的事給予支持,蔣潔敏表示盡快落實。

  新京報記者瞭解到,按中石油股份公司管理合作開發油氣資源管理辦法,合作開發油氣田區塊,必須符合探明儲量和取得采礦權兩個條件。蔣明知王臺區塊未探明儲量,按規定不得合作開發,仍違反審批程序在轉交的審批報告上簽批瞭同意意見,並交給中石油股份公司副總裁胡某某及勘探與生產分公司具體落實。2007年2月,曹永正控制的新疆年代能源與長慶油田分公司簽署瞭王臺區塊合作開發協議。

  案件知情人告訴新京報記者,2007年5、6月間,曹永正又向王道富提出想將王臺區塊的面積擴大,“追求上進”的王道富表示同意,並再次違規為曹選定瞭未探明儲量的王臺擴邊區塊。很快,長慶油田分公司起草瞭一份申請對王臺擴邊區塊進行合作開發的報告。同年10月下旬,曹永正、蔣潔敏等與周永康吃飯,曹永正對蔣提出想對王臺區塊進行擴邊,請蔣支持,周在旁邊聽到後表態說應該支持一下,蔣聞言立即表示盡快落實。

  之後,蔣潔敏再次違反規定,在曹永正轉交的關於合作開發王臺擴邊區塊的報告上簽批瞭同意意見,2008年2月左右,曹永正代表新疆年代能源與長慶公司簽訂瞭王臺擴邊區塊合作開發協議。

  空手道撈“黑金”

  一名能源界人士稱,新疆年代能源隻需要定期結算取錢。油田區塊投資是長慶油田,幹活的也是長慶油田工人,得利的卻是曹永正及其年代公司。

  新京報記者獲悉,中石油體系區塊的對外合作通常采取的是產品分成合同形式,由合作方負擔勘探開發前期的投資,打出油之後再按照權益比例進行分配。

  案件知情人透露,在長慶油田區塊的合作中,中石油與合作方新疆年代能源的分成比例為12:88,即采出的原油按國際油價由中石油收購,合作方分得88%的收入。

  據相關能源方面人士稱,王臺和王臺擴邊區塊的兩塊油田產量高、穩產時間長,投資少,回收期短,在長慶油田產量最高的第三采油廠的賬本上,曹永正的新疆年代能源公司吞噬著該合作區將近90%的產油收益。

  占盡國傢便宜的曹永正猶未知足,企圖不投資空手獲得巨額收益。因為一直拖欠投資款,2008年下半年,長慶油田提出暫停支付新疆年代能源的收益分成款,中止合作。

  案件知情人告知,曹永正急忙找周永康,告黑狀說長慶油田分公司領導調整後,新疆年代能源和長慶油田分公司在油田區塊合作開發中產生瞭矛盾。周永康又給蔣潔敏打電話,說長慶油田分公司要收回合作區塊,要求蔣予以過問,以確保曹與長慶油田的合作開發順利進行。

  在蔣潔敏的幹預下,長慶油田分公司做出讓步,長慶油田分公司先向新疆年代能源支付瞭分成款,再由新疆年代能源把款項打回長慶油田分公司,作為投資款,從而使新疆年代能源繼續獲得收益分成。

  新京報記者獲悉,王臺和王臺擴邊區塊的合作開發,是代管代建模式,所有的建設生產等相關工作實際是長慶油田負責的。長慶油田將新疆年代能源選作合作方,沒有招投標,議標等相關程序,由王道富與曹永正協商後直接確定。

  實際上,王臺作業區井場裡的工人都是長慶油田的員工,合作方新疆年代能源僅安排瞭4名臨時工負責輪班“交油”(即填報產量),她們唯一的工作內容就是每隔兩小時抄一次王臺合作區流量計的讀數,每天填報一張名為“長慶油田分公司原油計量交接憑證”的單據,寫明王臺合作區的全天流量交給采油廠。長慶油田及采油廠進行核算之後,錢就打到新疆年代能源的賬上。

  一名能源界人士稱,新疆年代能源隻需要定期結算取錢,建設、生產、管理和作業均是采油三廠負責。油田區塊本是長慶油田的,投資是長慶油田,幹活的也是長慶油田工人,得利的卻是曹永正及其年代公司。

  案件知情人說,曹永正甚至還在合同上作假。曹永正控制的新疆年代能源在2007年2月才與長慶油田簽署王臺區塊合作開發協議,但財務數據顯示,長慶油田采油三廠王臺作業經理部曾向新疆年代能源支付2006年收益分成款7600多萬元。這是因為他們把合作期提前瞭一年,多出來那一年虛假的分成收入就算作投資瞭。

  相關財務數據顯示:2006年12月至2012年12月,新疆年代能源向長慶油田采油三廠王臺作業經理部付款共計15億元,2007年2月至2013年6月,新疆年代能源收到長慶油田支付收益分成款共計22億多元。新疆年代能源實際獲利7億多元。扣除前述長慶油田王臺作業經理部支付的2006年收益分成款7600多萬元,新疆年代能源非法獲利為6.3億元。

  2013年6月,中石油反腐風暴開始,2013年8月,王道富涉嫌嚴重違紀被調查,9月蔣潔敏落馬。2014年清明後,閻存章被中紀委專案組從辦公室帶走。

  案發後,曹永正涉足的兩井油田區塊被吉林油田接管,王臺,王臺擴邊區塊被長慶油田接管,相關合作解除。

  2013年7月,前馬廠胡同60號院的北京年代總部被查封。曹永正的收益均被收繳。目前曹永正相關案件已進入司法程序。

  新京報記者 封莉 北京報道